贝巴:切尔西处在不停赢球的状态中,我认为他们将2-1击败曼联 4 views

直播吧11月28日讯 曼联本轮联赛对阵切尔西,贝尔巴托夫不看好曼联能取胜,他认为红魔会1-2败北。

贝巴说道:“因为我曾经和切尔西踢过比赛,我知道面对他们很困难,对于曼联来说,这是非常艰难的一周,而客场挑战切尔西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切尔西过去几周的表现非常出色,他们周中欧冠还大胜尤文,处在不停赢球的好状态中,所以我认为切尔西将会2-1取胜。”

(Luca)

恩里克欧洲杯针对魔笛布置战术:别让他发挥,他拿球后最多触2次 4 views

直播吧11月27日讯 亚马逊的一部纪录片透露,欧洲杯对阵克罗地亚前,西班牙主帅恩里克针对莫德里奇布置了专门的战术。

恩里克对球员们说道:“佩德里,还有你们所有人都要非常小心,莫德里奇是对方唯一一位不能让他有所发挥的球员,他拿球后最多只能触球2次,今天不能让他有所发挥。”

在今夏欧洲杯的1/8决赛中,西班牙和克罗地亚上演了一场精彩对决,西班牙通过加时赛最终5-3晋级。

(Luca)

阿斯:佩德里明年一月才能出战,两次伤情复发导致康复需重新开始 4 views

直播吧11月25日讯 据《阿斯报》报道,医生已经告诉哈维,佩德里需要等到明年一月份才能上场。现在球员需要彻底解决困扰他整个赛季的左腿股四头肌问题。

自受伤以来,佩德里伤病问题已经复发了两次,这让他的康复需要重头开始。最后一次复发是在一周前,哈维重新任命了理疗团队的负责人来关注佩德里的康复情况。

哈维发现之前负责球员康复的工作人员出现了一系列错误的指导,这让佩德里陷入了死胡同,现在需要让佩德里在身体和心理上重新复生。

如今,巴萨已经排除了佩德里2021年回归的可能,对于哈维来说佩德里就像是冬窗的‘新’援一样。

(迪克派)

王霜:芳芳姐,祝你早日战胜病魔❤️ 女超各队视频祝福邱芳芳 3 views

直播吧11月25日讯 上海女足邱芳芳训练中感觉不适,赛后医院检测确诊白血病。女超各队也录视频向邱芳芳送来祝福,包括王霜,孙雯等。

上海《东方体育日报》最新消息,此前被确诊白血病的上海农商银行女足队员邱芳芳目前已经确定了相应的治疗方案,这套治疗方案痊愈率较大。

(CC油炸丸子)

我,90后台湾人,曾相信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来大陆后感觉被打脸 4 views


  •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68位故事真人
  • 口述 | 小吕
  • 编辑 | 小小明


我是小吕,1999年出生的台北人,目前在重庆大学读书。

2021年是我来大陆求学的第四年,回忆报考重庆学校的艰辛历程,悠悠乎仿若昨日。

而远从台湾负笈他乡,是为了圆我儿时的梦想,在这里我遇到了一群关心照顾我的老师和同学,让我找到了归属感,这种感觉微妙而深刻。

虽然网络上时不时冒出来一些台湾同胞的负面言论,我一直坚信全世界只有一个中国,所以我也想借此讲述,大陆之于我的意义。

(课余时间,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学校操场上)

我出生在台北一个普通的家庭,爸爸经营一家灯光音响公司,平时也会做一些庆典活动的策划。妈妈曾经是一名妇产科护士,为了照顾我当了家庭主妇。

说到台北,到处都有大陆的影子,就连街道都是以大陆城市来命名的。如果你来台北旅游,会不经意间看到家乡的名字,还会有琳琅满目的美食。

如今,每当我在大陆各地旅行时,不禁回想到台北市相对应名称的街道风貌,越是深入大陆各个地方越是让我迷惑,如今的我,到底是在他乡,还是在故乡。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爷爷说我们祖辈是清朝年间从山西迁来台湾的。由于祖谱不在我们家这边,只知道高祖时就分家了,随着时光流逝,各个分支慢慢失去了联系。

爷爷过世时,我还小,等长大再想细问来处已无人可答。想起来这事,我就非常难过,也觉得好可惜,好想知道自己祖籍是哪的?

但有一点确定无疑,我的根肯定在大陆。

(台北,一个“慢生活”的都市)

每当看到有人到大陆祭祖的新闻时,总是难免心生羡慕而又十分渴望。虽然,我知道妈妈的爷爷是日治时期来的日本人,但我对日本是完全没感觉的。

大陆成了我们家几代人心中最大的羁绊。作为儿孙的我们,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慢慢地融入台湾,但血脉里大陆的故乡情却始终在传承,并愈加强烈。

13岁时,我第一次随爸爸来内地。正是那时候,我才惊讶地发现,大陆真是太大了,令我既新奇又震撼。

之前,台湾某些“名嘴”调侃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深圳就是个有些暴发户的小渔村,种种言论荼毒着台湾年轻人。当飞机降落在宝安国际机场时,我被机场现代化文明程度震惊了,谣言不攻自破。

深圳,改革开放的最前沿。那一刻,我站在脚下,放眼望去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快”是这个城市给我最直观的感受。

用爸爸自嘲的话说:“以前台湾人来大陆肯定是为了投资,但现在大多可能就是来找工作的。”我深表赞同。

可能是深圳发展太快了,导致在历史感和文化沉淀上,还远不及北京、西安、开封这些古都底蕴厚重。

(在玉龙雪山旅行的我)

因为我向往大陆五千年文明,所以比起大陆现代化的体验感,我对拥有厚重历史文化的名胜古迹、历史名城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

为此,爸爸每年都要带我来大陆,探访不同的地域文化,品尝各地美食,越深入了解越不能自拔。

澳门,大三巴牌坊,新鲜出炉的猪扒包,咬一口,外脆内软,再配上一碗沙嗲,想一想就令人回味无穷……

一月份的云南丽江,大雪纷飞,风景非常好。茶马古道上,骑马走在崎岖颠簸的道路上,想象着古时茶马交易的兴旺与繁荣。

玉龙雪山上,我一边吸氧一边给自己加油坚持,当登顶后,看到天空湛蓝无比,白云仿佛伸手可及,我一下就忘记了缺氧高反的难受。

大陆已经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里,有太多的地方等着我去探索,有太多的美食等着我去品味。所以,当高考选择大学的时候,我毅然决定到重庆大学读书,就像是在赴一场早就定好的约会。

(重庆大学的秋日美景)

开学前,我早对这座神往已久的城市做足了功课。有着“山城”“雾都”之称的重庆,不仅山川险要,地理环境独特,巴渝文化更是历史悠久,连重庆话都让人听着谐趣幽默,以“麻辣”为主题的重庆菜,也曾让我心生几分畏惧。

2018年9月份,带着几分忐忑,我只身来到重庆。

陌生的环境,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口音,不熟悉的同学······最重要的,我将在大陆一个人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从零开始。

开学之初,并不如预期中的顺利,在这里同学们的互动可谓“平淡至极”。长长的走廊上听不到笑语如珠,绿荫树下见不到穿梭的背影。

相较于台湾同学们互动频繁、热衷参与活动,大陆的学子刚开学的那种羞涩感,彼此之间的往来,感觉不那么热络,稍显淡漠冷清

初来乍到,陌生的人事物,对于学校和同学之间的消息往往无从得知,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化外人士”。

短短的日子里,因着学习和生活方式的不适应,顿然产生了莫大的挫折感,没有同学、朋友情谊交流的孤单感,心中顿时充满难以克制的茫然。

(学习之余,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大陆旅游)

学期开始,我听着各家各派的乡音,突然间有种各地联合大本营的感觉。带着山东、河南、陕西、东北等地口音发音,使得我一时不知道怎样进入状况。

我可能给大家的感觉会更另类,记得刚入学三个礼拜左右,突然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

我刚一开口“恩,我觉得……这样子哦!”

“台湾的,他是台湾的!”,教室里一片窃窃私语,觉得自己像一只异样的猴子在被人围观,现在我回忆起来,还是窒息的感觉。

初来乍到,本就压力很大,再加上周围人的不理解,各种生活上、心理上的问题接踵而来,让我倾诉无门,一度走到崩溃的边缘。

内心深处的自卑情绪又一度泛滥起来。

让我活过来的是,想起初中时,我身高160公分,体重达到了180斤,再加上步入青春期,我性格变得非常敏感,异常自卑,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

我从来不敢表达自己的意见,懦弱成了我在同学们眼中的标签。我非常不喜欢这种状态,下定决心进行改变。

跟很多人一样,我也曾想走捷径,节食、吃药等各种方法都用遍了,花了不少钱,不仅没有太大效果,而且极易反弹。

(初中时,因为肥胖的体型感到非常自卑)

那段时间,我脾气、气色都非常差,学习一落千丈,妈妈以为我得病了,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得知情况后,建议我健康饮食加运动。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强迫自己戒掉甜食,逼自己去跑步运动。上高中时,我慢慢瘦下来了,现在我拥有比较满意的身材,身高180公分,体重130斤左右。

这段经历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也帮助我顺利度过了刚入学的适应期。今天的我,更清楚地知道我需要什么,也在不断努力让自己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于是,我拭去了受挫、失败的眼泪,从茫然的情绪中迅速坚强起来。我告诉自己:“我不打退堂鼓!任何困难都不足以击倒我!”

我开始如同在台湾那般与同学热情交往,开始“化被动为主动”地伸出友谊的双手,以自己的热心与每一位同学交流,让团体间的互动逐渐升温。

在这段友谊的开展中,之前陌生的同学开始转为熟络。

(行走在戈壁与高原、沙漠与雪山共存的甘肃)

在同学的评价里,我是热情、开朗、充满阳光的人,而展现在我脸上的,也是充满自信和真诚的笑容。

我找回了自己,一如冬阳般温馨、和煦,继而予以他人温暖的动力。

日子在逐渐升温中好转,我不断地表现出对自己人生负责且不虚此行的求学态度。

至于我的台湾腔,我也不再觉得是糗事。

其实,大部分人都是友好的,觉得台湾腔很可爱,甚至有些朋友想要学台湾腔,我也欣然笑纳了“台湾腔鉴定师”的光荣称号。

生活里的惊喜,来源于踏踏实实热爱着它,以及以后对它的理解。

融入

从开始的陌生到熟悉,从不适应到慢慢适应了两岸的教育、生活的差异,我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非常多的兄弟,一起学习,享受着美好的大陆时光。

所遇皆美好,心态对了,一切就都对了。在大陆学习的时光很快乐,遇到了很多的人、事、物,让我很感动,很值得珍惜。

(校园美景,错落有致)

2020年8月份,我从台湾返回大陆时,在上海隔离了14天。隔离期间,在同防疫人员近距离接触中,深深触动了我的内心。

我破解了大陆疫情防控密码,终于明白为什么大陆疫情防控做得这么好。

我心里最感动的,是那些第一线的防疫人员,大热天穿着防护服面对入境人员,置身于高风险的环境中。即便他们是医护人员,即便这是他们的工作,我也从心底觉得他们很伟大

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检测人员得知我回来读书,就鼓励我要好好读书,让我心里非常感动。如果换作是我,面对这么多入境人员,在如此环境之下,还能否像那位小哥一样态度这么好吗?

所以,再回首,尽是回忆和感动!

不知不觉,我已完全融入大陆生活。在台湾基本没吃过辣的我,现在也时常和朋友去吃麻辣火锅,体会“无辣不欢”的痛快,向台湾朋友说起重庆火锅已经头头是道。

现在,我在重大的生活已经接近尾声,如果让我总结一下大陆的经历,那就是非常值得。

(打卡九宫格火锅)

看着手里拿到的几个工作offer,我心里痒痒的,虽然校园的时光很快乐,但人总是要努力走出舒适区,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我更想走出校门,像雄鹰一样到天空翱翔,去检验一下我在学校所学的专业知识是否能跟社会接轨。

好多朋友也建议,大陆发展这么快,如果留下工作,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而且可以继续深入了解大陆。

不过摆在理想面前的一个难题,就是台湾男生到达法定年龄后要强制服兵役,这个我还没有完成。

我也在考虑,如果继续读研究所,还要继续办理相关暂缓服役证明。

何去何从,暂且未知,不过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管走还是留,我的根在这里,它永远不会断。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68位真人故事,很多故事都非常具有感染力,感动读者的同时,也感动了被采访人。如果您有故事,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记者:维拉蒂昨日训练中受伤,能否出战曼城存疑 4 views

直播吧11月24日讯 据记者Saber Desfarges透露,巴黎中场维拉蒂在训练中受伤,能否出战曼城存疑。

北京时间明天凌晨,巴黎圣日耳曼将在欧冠小组赛第5轮比赛中客场对阵曼城,但Saber Desfarges指出,巴黎中场维拉蒂昨天因腿部受伤提前结束训练,俱乐部今天上午正在检查维拉蒂的腿部伤势,以确定他能否出战这场比赛。

本赛季至今维拉蒂饱受伤病困扰,至今只为巴黎出战8场比赛,出场时间601分钟。

(木子)

郑州健康路夜市突然暂停营业,咋回事? 4 views

顶端新闻记者 张艳艳

“最近降温,我刚进了一批货,平时就在健康路夜市摆摊销售,现在不知道该咋办了。”

11月19日,郑州健康路夜市的一名摊主小燕向记者反映,11月10日晚上突然接到夜市暂停营业的通知。十天过去了,面对刚进的一批货,小燕迟迟等不到夜市重启营业的消息,“说是热力管道需要维修,这都好几天了,也没见动工啊。”

当天上午,记者来到健康路夜市管理处进行了解情况。

【反映】没有任何迹象,怎么突然就暂停营业了?

健康路夜市是郑州的一条明星街道,从优胜南路至黄河路全长800米。夜市经营和管理权归所属街道办事处,特殊的是健康路夜市所在区域位于大石桥、经八路两个街道办事处辖区,由两者共同管理。此外,健康路夜市管理处对商户进行直接管理。

健康路夜市管理处杜主任告诉记者,市场暂停营业主要由两个原因:首先是疫情防控的需要,另外,管理处接到热力公司的通知,健康路(优胜南路到黄河路段)准备敷设暖气管道,包括维修和敷设新的暖气管道。同时,杜主任也表示,不清楚具体施工时间,无法确定夜市何时开放营业,“我们也很着急”。

“我们也只是接到了这个函,配合工作。”记者在大石桥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看到了热力公司对街道办事处下发的函。

热力公司发函中明确写道:位于黄河路和优胜南路之间的健康路上敷设的DN250城市供热主管网,目前已经服役超过20年,往年多次发生泄漏,存在大量安全隐患。

关于何时开放营业,文中也只是提到,“健康路夜市暂停营业,直至隐患完全消除。”

【回应】施工申请批复后立即动工,工期1个月左右

安全问题是大问题,那么何时开始施工,工期大概多久?记者对郑州热力总公司进行了采访。

经过了解,郑州热力公司已经将破路施工申请提交至金水区相关部门,并表示批复后会立即施工。

“开始施工后,工期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热力公司相关人员如是说。

来源:顶端新闻

马蒂普:失败不会带来帮助,我更愿意从胜利中学习 4 views

直播吧11月23日讯 在本轮欧冠小组赛开赛前,利物浦后卫马蒂普在接受欧足联采访时,谈到了自己争夺奖杯的渴望,他表示自己的动力仍然像以往一样强烈。

马蒂普这样谈道:“动力永远就在那里,你必须再做一次去证明这一点。这就是关于此的一切,你不能说你希望在一场精彩的比赛之后停下来,你一直都想要展示这一点。因此一旦你赢得了一些东西,你就会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这让你可以走得更远一些,因为你知道最终举起的奖杯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这就是你想坚持下去的原因。”

“通常,我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挑剔,我从未对自己真正感到满意。如果要我列出我需要提升的地方,那这次采访将会继续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从未对自己真正满意过,但是你必须在正确的情况下审视自己。我不是完美主义者,但我也没有对自己感到满意,我想这是提升自己的好方法,因为如果你这样看自己,那么你不会自满。

“当然,你需要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感到满意,并非一切都一直是有效的,但你必须不断尝试,并勇于挑战以前可能行不通的事情,挑战你不那么自信的事情。你必须提升,问问你自己能做些什么来提升更多。我不会说:‘我在这方面很完美,我不用再努力了’,这不是我的工作方式。”

关于球队后卫的情况,马蒂普表示:“我认为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中后卫,但你在每场比赛中都会更好地了解你的队友,了解他的反应。这是一个需要一些时间的过程,如果两名中后卫个人能力出色,配合得很好,那么最终的结果会是积极的。这种发展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们已经一起踢了很长时间比赛,我认为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

关于欧冠小组赛的情况,马蒂普这样谈道:“这总是非常困难的,你永远不知道情况会怎样发展。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小组,到目前为止我们干得很棒,但比赛还没有结束。我们仍有两场比赛要踢,我们希望能够以成功的方式踢完这两场比赛。我们没有失去注意力,因为出现那样的情况会非常糟糕。”

“我们总是在努力保持专注于接下来的比赛,你必须再次从零开始,再次100%付出。我认为这会让我们对下一轮比赛更有信心,每一次失利如何发生的并不重要,因为这不会带来真正的帮助,即便你能学到一些东西也是如此。我们应该始终以取胜的心态进入比赛,做好准备,充分发挥实力,走上正确的道路。失败不会带来帮助,我更愿意没有失败,从胜利中学习。

(马东宇)

马奎尔:索尔斯克亚会继续支持我们 现在重点是集中注意力对黄潜 5 views

直播吧11月23日讯 在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欧冠小组赛前,曼联后卫马奎尔接受了俱乐部官方媒体的采访,他谈到了目前球队的一些情况。马奎尔表示,现在的重点是集中注意力踢好对阵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

关于更衣室现在的感觉和情绪

马奎尔:“这几天对球员们来说很艰难,真的很情绪化。看到一位主教练丢掉工作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一个对这里的很多球员以及很多工作人员都很好的人。他拥有很棒的价值观,我们一起经历了过去三年的时光。昨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一天,也是非常情绪化的一天,很明显,我们要说再见,但我相信我们会保持联系。”

“索尔斯克亚与这些球员交流过,他会继续支持我们,希望我们做得很好,这表明了他的价值观以及他对这家俱乐部的看法。很明显,他是俱乐部的传奇人物,作为球员,我们对于表现和结果方面做得不够感到失望,但最终我们需要踢好面对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这是我们这个赛季中非常重要的一场比赛。”

关于索尔斯克亚

马奎尔:“他对我很好,他把我带到这家俱乐部,让我成为队长,很明显这是一种巨大的荣誉。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和他关系很好,我们有过一些美好的时光,我们也有过起伏,但我们一直团结在一起,一直在前进。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没有取得进展,我们的个人表现不够出色,因此很明显球员也要承担巨大的责任。我们非常失望,但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球员们非常尊重索尔斯克亚。”

带着清醒的头脑对阵比利亚雷亚尔有多重要?

马奎尔:“当然很重要,昨天我们谈到了这一天有多艰难,是时候为我们本赛季的一场重要比赛做准备了,我们要对阵比利亚雷亚尔。我们知道明天是一场重要的比赛,所以是时候集中注意力做准备了。我们要确保言行一致,我们要在客场为俱乐部而战,争取拿到实现本赛季目标所需要的结果。”

获胜即可出线,平局也会让球队处于有利位置

马奎尔:“我们会带着取胜的信念进入比赛,为这家俱乐部踢的每一场比赛我们都是这样的想法。我们参加比赛是为了赢得胜利,最近几个月我们做得不够好,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我们都表现得不够好。每个人都负有责任,但现在我们必须向前看,作为一个团队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为俱乐部、为球迷也为我们自己。”

关于近两次与比利亚雷亚尔交手

马奎尔:“是的,在过去的两场比赛中我们认识了他们,我们知道他们是一支优秀的球队,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表现出色才能获得胜利,这就是现在的重点。我们必须确保准备好了,现在每个人都在互相推动,以确保我们以积极的心态进入比赛,我们要去那里完成我们的工作。”

(马东宇)

阿斯:拜仁愿为佩德里开出四倍年薪,让他成俱乐部历史最贵签约 6 views

直播吧11月22日讯 据《阿斯报》报道,拜仁仍然有意佩德里,并愿意开出四倍的年薪,拜仁高层愿意让佩德里成俱乐部历史上最贵的引援,超过此前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的8000万欧。

拜仁打算在这个冬窗获下个赛季将他带到慕尼黑。拜仁的兴趣是真实的,但需要看巴萨方面是否愿意接受报价,来缓解俱乐部的财政压力。

(迪克派)